故鄉村口道路兩邊栽種有一排刺槐樹,平時光禿禿的,很不起眼,但到了春天,樹梢上長滿了翠綠的葉子,每年四月底,刺槐樹葉色鮮綠,繁花怒放,一樹潔白晶瑩的花朵在風里招搖,清秀宜人,密密匝匝,好像風鈴一樣掛在高高的槐樹上,老遠就能聞到那獨特沁人心脾的芳香,那一串又一串的花穗,含蓄地招展,矜持地飄過淡淡的清香。馥郁的香味彌漫在村莊的上空,空氣中帶有一絲淡淡的甜味,行人走過,都不由自主的把眼光投向刺槐樹。
  沉浸在這刺槐花的芬芳里,想起兒時去采刺槐花烙餅的情景。那時候村莊里的刺槐樹特別的多,開花的季節,我們就想方設法去摘樹上的花下來,樹很高,就會找來一根粗細適中,長度足夠的竹竿,再把鐮刀用繩子綁在竹竿上,伸向刺槐樹上,只需輕輕一勾,綴滿的花枝旋落一下,樹下的人仰起頭,用雙手飛快的接到,小心地捋下花穗,那美麗的花朵就如魚跳珠濺般“簌簌”落入竹籃,輕輕地吸上一口氣,甜絲絲,涼津津,五臟六腑滌蕩一新,透明透亮。
  村莊里的小孩都來采摘,很快樹上容易摘的地方就被采摘一空了,只有樹梢頂部中還有一些刺槐花。我們會搬來木樓梯,架在刺槐樹上,用柴刀削去刺槐樹干上尖尖的刺,然后,鉆進濃密的樹冠中,把花枝摘下。大家紛爭著朝樹下涌來,舉起雙手,都想接著樹上扔下來的刺槐花,女孩們是擠不過男孩子的,只好站在遠遠的地方看著。
  然后便將采摘好的刺槐花拿回家,讓奶奶把它摻進新麥面粉里烙成槐花餅。這種槐花餅別具一格,烙好后焦黃里夾雜著嫩嫩的花瓣,放入嘴中,迫不及待的咬上一口,滿嘴噴香,爽滑的口感在舌尖流淌。面粉的面香味夾雜著刺槐花的幽香,交融在一起,真可謂是天作之合了。刺槐花開得快,謝得也快,短短的幾天時間里,滿樹的花兒就要凋謝了,由潔白變成枯黃,那些不及采摘的刺槐花就會凋零一地。
  刺槐樹下,度過了我歡樂的童年時光。與伙伴們在樹蔭下玩耍、捉蟲、瘋跑。夏夜的晚飯后,就在樹下納涼,數星星,看悠遠的蒼穹。而如果恰逢圓月,晚風習習,天朗氣清,光華流瀉,打在樹梢,一片碎銀匝地,搖曳不定,感覺生活是那樣的美好和愜意。最溫馨的是,母親常常把小飯桌端在刺槐花樹下,一家人圍坐在小方桌旁,說說閑話,有滋有味地吃著飯。不時,會有一朵或者幾瓣潔白的刺槐花落在小方桌上。后來,我和弟弟都在外地工作,父母親依然喜歡居住在鄉下。春天刺槐花開花的時候,父親用手機拍下一些盛開的刺槐花,以解我的思鄉之渴。
  縱然時光匆匆,歲月流逝,我依然懷念故鄉刺槐花素雅的芬芳,沁人心脾的幽香。又到了刺槐花盛開的季節,心底不斷涌出股股暖流。遙望家鄉,村口的那些刺槐樹,應該又是繁花似錦,盡情地綻放潔白的花兒,讓寧靜的村莊浸染于那淡淡的清香中,也漫進我的夢境中來…… 
       □江初昕

上一篇:致敬·祖國

下一篇:夏日·?流云·扁豆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