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新加坡《聯合早報》近日報道,英國新任首相鮑里斯·約翰遜派遣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和國際貿易大臣伊麗莎白·特拉斯前往華盛頓,以加速達成“脫歐”后與美國的自由貿易協定。分析稱,英美自貿協定被英國視為“脫歐”后重塑英國與全球貿易關系的重要一步,英美或將進入“后脫歐時代”的特殊關系期。

  吃下“定心丸”了嗎?

  英國新任外交大臣拉布上任后,迅速展開與非歐盟國家的外交活動。8月6日至8日先后到訪加拿大、美國和墨西哥三國。

  據《赫芬頓郵報》報道,6日晚上,拉布在白宮與美國副總統彭斯會面后,受邀赴白宮橢圓形辦公室與美國總統特朗普進行了一次計劃之外的會面。拉布表示:“特朗普總統再次明確表示,希望與英國達成一項雄心勃勃的自由貿易協定。所以我們希望能夠在10月31日離開歐盟后盡快實現這一目標。”

  據英國《衛報》報道,美國國務卿蓬佩奧7日表示,美國準備在英國完成“脫歐”后馬上和英國簽署貿易協議,美國“站在門口,手握著筆,準備盡快簽署新的自由貿易協定”。這似乎給深陷“脫歐”泥潭的英國吃下了一顆“定心丸”。

  分析認為,約翰遜支持英國“無協議脫歐”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可以與美國簽署自由貿易協定。據新加坡聯合早報網8日報道,肩負談判使命的特拉斯說:“與美國談判并簽訂一個令人興奮的自貿協定是我的首要任務之一。基礎工作已經完成,我們爭取加速達成協議。美國是我們最大的主要貿易伙伴,我希望快速推動正式談判。”

  “此次英國內閣成員訪美,主要背景是約翰遜政府上臺以后,逐漸對外明確了‘無協議脫歐’的方向。英國對非歐盟國家尤其是主要貿易伙伴美國的需求急劇上升,想盡快得到美國政治聲援和實質支持。”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研究所所長崔洪建在接受本報采訪時表示,根據之前特雷莎·梅政府制定的“全球英國”的目標,英國要在“脫歐”之后盡快和世界主要經濟體達成自貿協定。現在,英國急于從美國方面拿到某種承諾,堅定英國政府推動“脫歐”的信心。

  談判籌碼夠不夠多?

  “英美自貿協定有兩個層面的意義,它首先是一種信號,即現階段英國得到美國政治性的聲援和承諾。一旦具體進入到自貿談判,更多的就是經貿方面的問題。”崔洪建表示,“樂觀地看,英美在經濟模式、市場原則等方面相似度較大,英美之間的共性大于美國和歐盟的共性。但如果具體到技術層面,要達成一個高標準、與英美兩國發展水平相適應的自貿協定,難度較大。”

  對于英美是否能迅速達成自貿協定,分析人士普遍認為英國“籌碼不足”,交易的命運掌握在美國手中。據《聯合早報》報道,有專家認為,英國若真的“無協議脫歐”,與美國談判的籌碼會更少。

  近日,美國前財長薩默斯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采訪時表示:“英國能給美國的,顯然少于歐洲整體所能給予的,所以美國不太可能向英國讓步。英國籌碼少,又很急切。當你的談判對手心焦如焚時,你可以更容易達成于己有利的交易。”

  英美雙方能否順利達成自貿協議,關鍵在于能否在分歧問題上互相妥協。此前,特朗普對英國進行國事訪問時,曾要求英國國家醫療服務體系對美國全面開放市場準入,這是英美貿易協定的重大爭議點之一。據路透社7月29日報道,特拉斯7月28日在英國《每日電訊報》上發表專欄文章稱,英國國家醫療服務體系“永遠不會拿來賣”。

  除此之外,英國如果與美國簽訂自貿協定,可能將被迫降低農產品及食品的安全及環境標準。

  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外交研究室主任袁征在接受本報采訪時指出:“美國在醫療服務方面有其獨特之處和競爭力,但是英國已經放言在國家醫療服務體系問題上不會讓步。此外,美國希望英國為美國農場主打開新的市場。兩國如何在這兩個具有爭議的領域達成一致,還需要進一步觀察。”

  能否重修互信關系?

  自英國新首相約翰遜入主唐寧街10號以來,處于“脫歐”十字路口的英國,下一步走向一直是各方的關注焦點。如何擺脫“脫歐”困境、重塑與歐美國家的關系是英國面臨的重大考驗。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英國前駐美大使批評特朗普政府的密件曝光事件后,拉布和特拉斯是第一批訪問華盛頓的英國內閣成員。

  雙方近期就自貿協定的積極表態,表明英美兩國關系開始升溫。崔洪建認為,英國駐美大使泄密事件對英美關系的影響有限,雙方都希望盡快修復關系、重啟對話,把之前的矛盾掩蓋掉。“英美雙方在意識形態、價值理念和社會文化等各方面都有千絲萬縷的聯系。約翰遜上臺以后,英美關系進入一個新時期,雙方在經濟、政治、軍事等層面都有合作需求。”袁征表示。

  據外媒報道,8月5日,英國政府宣布加入由美國發起的波斯灣“護航聯盟”。英國的兩艘皇家海軍軍艦將與美國的兩艘驅逐艦一起執行任務。這將是在懸掛有英國國旗的油輪被伊朗扣押后,英美兩國首次進行的聯合巡航。

  崔洪建認為:“英國近期比較積極地回應美國在一些問題上的訴求,可以看作是想重新獲得美國的信任,提升英國在美國心目中的價值,以換取美國在自貿協定、‘脫歐’方面的支持,這實質上也是一種利益交換。”

  “后脫歐時代”,英美在加強合作的同時,依然存在分歧和矛盾。袁征認為,英美關系步入了一個新的時期,但是利益訴求并不完全相同。英國雖然加入了美國的“護航聯盟”,但是在伊核問題上并沒有改變立場。

  “英國‘脫歐’后自身有多大作為以及在美國戰略中能夠發揮多大作用,是美國需要重新評估的問題。這個自貿協定對于英美雙方來說是不對稱的,對于英國來說,協定可以在‘脫歐’后的短期內減少給本國經濟貿易帶來的過度沖擊;但是對于美國來說,與英國達成自貿協定絕不會比與歐盟達成自貿協定更為重要,美國更需要的是維持自身在歐洲地區的影響力。”崔洪建表示。

上一篇:美國專家學者批評政府升級對華經貿摩擦 “美國企業和消費者的利益正遭受損害”

下一篇:中美經貿高級別磋商雙方牽頭人通話